CNKI中小学数字图书馆    今天是:

泉州七中

当前位置:泉州七中>> 课程中心>> 书香校园>>正文内容

不亦快哉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

发布时间:2016年03月21日 来源: 阅读次数:

不亦快哉  

高二K2 陈瀚钊指导老师:梁世能  

 

天地洪荒,斗转星移,吾等若沧海一粟,宇宙一瞬,如能从心所欲不逾矩,不亦快哉?  

说到“快”,不自觉地,我们便露出了微笑。是的,“快”恐怕是人所企盼最切的一种情感了。何谓“快”?我们一定想到愉悦,然而它仅是愉悦么?这以愉悦为表现形式的“快”又从何而来?  

“快”是愉悦而又非仅为愉悦。它可以是痛快,是爽快,是快人快语,是快意恩仇……然而,这种种快感从何而来?我想,其根源应是思想因行为而满足,从而捕获的自由之趣。  

思想之自由,可以是信手小事的体验,亦可为追寻热爱之物的享受,更可以是体味人生宇宙的通感。由此,“一时之快”在自由间萌生,而自我便或升华,或淡然,或愉悦,从而寻些快意。  

就我而言,一介高三学生,便可勾出几些“快”事。周末放下书本,静躺于扶手椅上,假作七旬老人,“倚老卖老”,默看夕阳西沉,不亦快哉?夜读哲学大家之思,品文艺之精粹,览前人兴感之作,不亦快哉?心如止水,即便钻研课业,不亦快哉?取一杯淡茶,再与盆栽闲聊几番,不亦快哉?高三课业繁重,如是之体验愈发珍贵,然而生活既然给了我们些许的自由,何不快哉?更何况,“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”,适时的自由,为何不能由我们自己主宰,却要让忙碌占了去了?  

有人说,忙,就是心死了,我想这不无道理。是啊,连人都成飘荡的浮沉了,哪有意去定下心来体味生活,更何以求“快”?  

苏东坡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的感悟已成经典,一叶扁舟游行于渺茫江面是何等的旷达!“欣于所遇,快然自足”又是如此随性地“快”于所爱之物。跟自己过不去的事常有,给自己修一条“快”之大道,忘却暂时之忧却少有。冥想于宇宙之宏观,即便明了“终期于尽”的结局,却也拥有了俯瞰万事万物的快意。快乐是相对的,也是暂时的。然而明白了这番奥秘,愈发珍视自己周围的一切,看清层层迷雾下的自己与他人他物,不亦快哉?  

而这时,翻越了万丈的思想阻碍,升华自己,或可以到达超我,再来俯视本我,便愈发觉得它的可爱了。仅是放空脑袋的散步,端坐客厅的沉思,阳台上的放声吟诵,尽是快事。如佛家三境界: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: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:看山仍是山,看水仍是水。身处首句之境,快然于实物:处次句之境,快然于哲思高远:处三句之境,快然于天地人之和谐。如此,岂不快哉?  

其实,单我一个小小的学生来谈此快事不免狭隘而自以为是,体验超我之“快”更是遥远。然高谈阔论此事,不亦快哉?思索生命的“快”的过程就极有快意,由此,再来践行生活中处处可得的“小快乐”,便更是“快”得要得意忘形了。如同冯友兰先生所言:“人总是要说很多话,然后才能归于潜默。”人谈“快”事之后,再静下心来洞察世事;抛开一些随俗中的烦恼,细品生活小事,不亦快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