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NKI中小学数字图书馆    今天是:

泉州七中

当前位置:泉州七中>> 课程中心>> 书香校园>>正文内容

呓人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

发布时间:2016年03月21日 来源: 阅读次数:

呓人  

高一5班 黄丽真     指导老师:黄少斌  

仿佛一棵失踪于晚石炭世热带森林的畸羊齿植物。从岩页化石被临摹,然后复活。我曾在安的书里看见这一个比喻,觉得新奇。在百科上查找了羊齿类植物的资料,出乎意料的是只有几句简短的介绍:此类植物词名多以‘pteris’作为词尾,意思为,由其特别的羽片状叶子而得名。只有黑色碳素笔临摹的化石复原图,显然没有人真实地见过这种植物,因为在分布区域一栏清清楚楚地写着三个字已灭绝。这样古老的史前植物,令人联想到它的细小、攀援、滴水叶尖。充满神秘的魅力,它是否也曾拥有独立的意志和记忆?  

0.童年是古老的、永远也回不去的夏日  

非常非常小的时候,生活一个没落的城中村。在拥有自己独立的意志和思考能力之前,世界于我而言,一直是非常非常小的,小不过一条挤满店铺的胡同;小不过有着一口水井的集市;小不过坡前种着一棵青色木瓜树的幼稚园。但这些于小小的我而言,已经足够多和足够大,目光所及,便是世界。如此,我还是平静,愉快,带着一点阴影地,度过了我的童年。  

1.“温柔的女人  

在家的周围,有一群奇怪的租客,他们都很纤瘦,脸上有着背井离乡的神情,讲着本地人听不懂的北方话。母亲和其他人叫他们阿北仔,并严令我不许同他们打交道。年幼时并不懂,而我当时最大的乐趣,便是在午后,站在他们房子前的石质水槽旁,安静地看着房子里的女人洗头发。她们把乌黑的长发解开,低着头,露出一段颀长白皙的后颈。舀了水,细细地将头发打湿,然后把淡绿色的洗发水挤在白皙的手心,耐心揉搓出丰富细腻的泡沫,抹在头发上,泡沫变得越来越多,有时会飘出一些晶莹的小泡泡。最后,看她们打开水龙头,用清水一遍一遍冲净头发和后颈上的白色泡沫,用塑料梳子轻轻地将湿发梳顺,然后坐在房子前的石凳上晒太阳。我呆愣愣地看着她们,起先只是觉得有趣,很快看得入神。有时她们神情温和地与我搭话,我不应。一是因为胆子小,有几分腼腆忸怩;二是一直牢记着母亲的嘱咐,不可与她们说话。但我只是困惑,她们看起来这样温柔、美丽。为何母亲和周遭人不喜欢她们呢?  

2.一条河  

在村口,有一条河流。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常在河岸上钓鱼(可惜从未有鱼儿上钩)。记忆深刻的是,有一回小伙伴带着我,爬进人家后院里偷摘尚未熟透的甜橙和绿橄榄。我们将战利品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,袋子一满,赤着脚撒丫子就跑。虽说做贼心虚,但我们却威风凛凛地坐在河岸的一棵老榕树上分享这偷来的果实。树干无法承受幼童的重量,垂向河面。阳光照耀下,河水泛着亮光,斑驳光影投映在脸庞上,我们光着脚丫在树上晃荡着,仿佛在荡秋千。甜橙和橄榄又酸又涩,但几个小孩儿仍吃得津津有味,吮干手指上的汁液,将尚未食完的果实用力掷向水面,惊动一群游鱼,有银亮的小鱼探出水面,用嘴轻轻触动着浮在水面上的果实。阳光很温暖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几近头脑昏沉。想来我一直是胆小的,不会水性,却也敢和他们一起坐在树上,脚底几乎没在水中,当时并无什么顾虑,只觉得惬意快活。  

3.糖藕粉  

年幼的时候,家里是开杂货店的,卖许多眼馋小孩儿的零食。小伙伴们都很羡慕我,但他们哪里知道,母亲对我管教甚严,且从不许我拿店里的零食吃的。那时,任何的甜食,哪怕一小包青梅干对我而言都是极大的奢望。忘记是什么时候,隐隐约约记得原本废弃的天台又重建,扩盖了一层楼的房间。后来搬进了一群约摸十七八岁的少年,似乎是来这里打工的。因为好奇,我想拜访这群异地来的年轻租客,但出于见生人的羞怯,只敢躲在门口怯生生地打量着这些新来的邻居。有个穿黑色T恤的哥哥招呼我进去。里面没有什么家具,几张床,上面铺着棕黄色的竹席,很干净。另一个哥哥笑着从柜子里拿了一包糖藕粉,给我冲了一碗。甜甜的,很好喝。也许是很少有机会吃甜食的原因,那些粉块状的糖果成为我童年时难忘的美味。他们看起来并不富裕,但很快乐。我已经记不得他们的面孔以及他们是何时搬离此地的了,只记得他们同我说话时温柔的语气和神情,还有糖藕粉甜丝丝的味道。  

……  

童年如同精神家园,是永远回不去的地方,为何我们还保留着它的记忆,如同一棵拥有前世记忆的羊齿植物。在张悦然的《誓鸟》里,少年宵行为了替春迟找回她的记忆,不惜不远千里,付出血的代价,牺牲周遭人的幸福和生命也要换得那枚贝壳,替她完善一生的记忆。我曾经无法理解,这样盛放着悲剧的记忆以及寻找过程所酿成的伤痛,有什么意义呢?——“记忆证明我们曾经活过  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沉沦于睡眠和回忆,暂且称自己为呓人。清醒时臆想自己是一棵生长在晚石炭世雨林里的羊齿植物,携带着前世的记忆,等待灭亡。睡眠里是小小的孩童,天真,避世,柔软单纯。开始做很长很长的梦,太阳落山时清醒。复望镜中人,双颊绯红,眼神清亮,只是神情惘然,头脑昏沉。  

那日从梦中醒来,苔藓绿的窗帘微微浮动,黄昏最后的日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,将教室染成橙金色。有一束光映在脸颊上,眼眸被光映亮,视线有些模糊。教室里的学生,有的安静地看书写作业,有的追逐打闹,抑或神情热烈地讲话,不知倦。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洋溢着朝气蓬勃的色彩,笑容清新明媚,神采奕奕。我有些恍惚,以为是在梦中。已而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。揉了揉双眼,眯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事物。原来,清醒的白昼,亦有一些无可比拟的美好时刻。  

记得这样一句诗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/再绿/让溪水奔流/年华再如玉。古老的夏日已经一去不返,而记忆,就让它同史前的羊齿植物一起沉睡。我不会忘记,只是不能停留,为着年华如玉,为着明日的玫瑰,将毅然前行。此后路过的所有风景,暮年可一一细数。终有一日,就像一棵眠于地下的羊齿,带着所有的记忆,获得安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