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NKI中小学数字图书馆    今天是:

泉州七中

当前位置:泉州七中>> 课程中心>> 书香校园>>正文内容

稻香如故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

发布时间:2016年03月21日 来源: 阅读次数:

稻香如故  

吴雪琴高一年七班  指导老师:谷小艳  

稻香。稻香。乡魂。  

那座古桥,比爷爷还老的古桥,在秋光中伫立着。双手抚摸着这残缺的桥栏,稻香飘摇,往事的柔波在心头荡漾……  

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……”往昔童谣,似雪年华,道不尽一曲华胥之引……  

秋风掠过金色海洋似的稻田,掀起了一层层卷卷细浪,我徜徉在阡陌间,抓着蚱蜢,哼着歌谣。起风了,风吹过我的发梢,吹走了我的草帽,我淘气地追着。一根根稻儿被谷子压着,不由自主地弯了腰。风起了,稻子被吹倒了。  

“走啰——”似纤夫,拉着万千斤重稻草的爷爷在稻香中呼喝着。爷爷,七十高龄的爷爷,在风中,牛似的,向前迈进,仿佛要钻进风里,一步一步似挪着千斤重的铅石。  

风起了,进而天空又乌蒙蒙一片,云日何踪?  

“爷爷!我来了——”声音在风中拉长着,爷爷仍用干瘪的手,按着稻草车,在风中前行着,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。那双布满褶皱的锐目闪着金色的光芒,是坚定。  

“爷爷!起风了!天就要暗了!”娇嗔的我跳着,蹦着,在爷爷身旁。  

“起——走,咱回家去。你奶奶可给你准备了一桌好菜!”“真得吗?”“瞧你这小馋鬼!呵呵——”笑声如夏花,在稻香里绽放着。起风了,风越来越大,车上的稻草儿被风吹落了,吹出了很远,我追着它,试图将它拾起。  

“回家啰——”,哎!”我拾起稻草,嗅着香味,包裹着乡魂。“爷爷,稻草飞了——”我快步向前飞奔,爷爷的绿彩军鞋在秋光中锃锃发亮,爷爷身子又向前更倾了,瘦削的身板子弯得如同稻谷一般。这头“牛”迈地更快了,褴褛的衬衣在风中嘎嘎作响!风更大了,天更黑了,我跑得更快了,爷爷拉得更有力了,汗珠更哗哗落下了!  

稻草儿啊!你为何一株株甘愿不悔自己往外蹦腾呢?还前仆后继!俄顷,硕大的雨点从天而降,敲在我的头上,风雨交杂,草帽飞远,我奔上前,推着如千斤鼎的稻车,稻草纷飞,在我垢乱的头上做了个窝,爷爷在风雨中,向前,面部坚定,黑黑的爷爷,你的眼睛闪耀金光!  

风,你终于可恨地停了;鱼,你终于也变得温柔了!爷爷满脸的“沟壑”叠在了一起,用那皱皱的手,向车里伸去,伸进了大半臂膊,只剩一株稻草了。“哎!”我叹息道。  

“起啰——”爷爷踏着泥泞的乡道,踩着湿透的军鞋,将衬衣挂在了脖颈间,向前拉着“空空如也”的载着“金银”的稻车儿,引吭高歌——稻香。稻香,乡魂,注入我灵魂中的乡魂!化作血液,注满我身躯的乡魂。  

记忆已化作一道美丽的弧线,闪烁、划过这廖廓长空。我轻抚这微凉的晚风。稻香幽幽,觅入我之芳心……  

稻香如故,记忆日月不可割削,爷爷,稻香里的爷爷,你还如故吗?